枣庄劳联人力资源管理服务有限公司

地 址:枣庄市光明东路鲁南人才市场401室

在线留言

货车司机五一订单井喷 中国经济暖起来了_国内
作者: 发布于:2020-05-05 点击量:

  原标题:货车司机五一订单井喷 中国经济暖起来了

  来源:国是直通车

△江西省支援湖北省随州市的11辆满载医疗防控和生活物资的货车驶入杭瑞高速涌泉服务区进行短暂休整 中新社发 魏东升 摄  △江西省支援湖北省随州市的11辆满载医疗防控和生活物资的货车驶入杭瑞高速涌泉服务区进行短暂休整 中新社发 魏东升 摄

  今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随着5月6日高速开始收费的临近,小长假货运市场迎来一波井喷,货运司机们将度过一个忙碌的劳动节。而这种忙碌,也在见证着中国经济的回暖。

  五一节货运量迎来井喷 

  接到电话时,货车司机李永威刚卸完货。一车绳子连车带货31吨,从福建拉到浙江台州,送到一家养殖企业。“本来今天还要出发的,我已经20多天没在房间睡觉了,今天是五一节,就在家睡一晚,明天再出发”,李永威说。

  由于5月6日全国高速开始收费,货物运输迎来井喷,许多货主都赶着在5月6日前这几天多运点货,好节约成本。

  3月初,李永威的老家河南周口市解除封村,在台州租房的房东给他打来电话,让他回去。李永威和妻子开好各项健康证明赶回台州。让李永威印象深刻的是,当时全国很多地方外地人员回去还需要隔离14天,“台州、温州、义乌等地很多开大巴来我们老家接工人回去复工,如果不是自己有车,我想我们很可能也是这样回台州”。

  李永威回忆,3月初,货运市场开始陆续复工,但好多地方还没解封,路上车辆很少,那时候出来的司机都有活干。到4月第二个星期,司机们复工差不多了。台州的企业做内销的还好,做外贸的企业做完订单后,没有新的订单,一些企业暂时停业,货运量有所减少。

  台州拥有汽车及零部件、通用航空、模具与塑料、医药医化、智能马桶、缝制设备、泵与电机七大千亿产业集群。李永威运输的主要货品属于废物回收。用模具做鞋底会产生一些料头,李永威就将这些料头送到福建莆田,重新做鞋底。回来的时候,主要拉塑料颗粒,台州企业把它加工成塑料制品。

  往返于台州和福建之间,下高速路主要看健康码,量体温,中间一度由于温州疫情严重,需要货主开担保书,担保只是路过温州。台州一度也疫情严重,李永威觉得有点“妖魔化”了,“台州3月11日就‘清零’了”。

  同样在5月1日,张家口的货车司机刘有军将一车工业原料装到车上,今天出发运到重庆。

  刘有军说,这是他结束运送抗疫物资,隔离休整后,第二次从张家口往重庆拉货。上一趟是4月25日出发的,开到重庆1天半到两天时间,他一个人开。

  货物运输是中国经济的一个晴雨表。中国最大货运平台满帮的大数据显示,目前平台司机活跃度已高于去年同期水平,且保持稳定态势。由于上游产业尚未完全恢复,货主发货量仍未达去年同期,为90%左右并呈现上下波动。货源不足货量不稳情况仍然存在,但较前一阶段有所缓解。

  50多天运送抗疫物资没回家

  新冠肺炎疫情在中国已得到控制。李永威为没有出上力感到遗憾。“春节前回家几天后,才知道了新冠肺炎疫情,后来我们那里就实行了严格的封村,我也不能出来参与抗疫运输,很遗憾”。

  刘有军则是从2月4日开始,就作为志愿者,加入了运送抗疫物资的司机队伍。从2月4日到3月22日,50多天,刘有军七、八次运送张家口土豆到武汉,每次连车带货30吨左右。

  刘有军运送抗疫物资,经历了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时候。他的防护物品就是口罩。“要说害怕也是害怕,不过我们把土豆运到一个物流中心,或批发市场,卸货时人和人离得都很远”。

  在50多天时间里,为了家人安全,刘有军不能回家,吃住都是在车上。车厢就是工作室、卧室、厨房、洗手间。饿了,就在服务区用自带的炉子煮泡面吃;衣服脏了,在服务区洗衣服;困了,在车上睡觉。

  “那种苦是说不出来的,在武汉的一个半月是我这些年最辛苦的时候”。结束运送抗疫物资后,刘有军隔离了14天,在家一直休息到4月25日才出来拉货。

  货车司机时喜迎也运送过抗疫物资。“有一次从宁波拉抗疫物资到深圳,晚上11点装货,要求第二天晚上8点到,我想,这是应急货物,不能拒绝,而且要尽早到,于是第二天下午6点就到了,对方也很感动”,时喜迎说。

  安徽的王辉师傅,从1月27日(大年初三)到2月23日,28天时间共持续往湖北运输了十几趟抗疫物资,主要是医疗物资,也有一些生活保障物资。王辉感慨于武汉速度,“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给雷神山医院送床。当我下次再到武汉的时候,我恰巧又路过雷神山,医院当时已投入使用,我由衷地感叹,建设速度真快,我们的国家真伟大!”

  数据显示,仅2月份,满帮平台就往武汉方向调度5800车次,运送药品和防护用具9000吨,农用物资7000吨,水果1.8万吨,蔬菜8.5万吨。

  目标:供孩子上大学

  截至 2019 年末,满帮认证司机用户超 700 万。疫情发生,700万货车司机更关注自己的“钱景”,因为这也关系到背后的700万个家庭。

  李永威说,刚开始复工时,司机少,高速公路免费,货运费用还比较高。但随着司机陆续复工,而一些企业复产还跟不上,如外贸企业现在不少处于停工状态。车多货少,加之高速免费,货主就开始降运价。从台州到福建高速费大约1000元,一开始降两三百,后来五六百、七八百。

  他预测,高速公路收费后,货运费用肯定要提高,但能否达到疫情前水平,有待验证。因为现在是货运司机多了,而活少了一些。4月份,李永威跑了12趟,行程1.2万公里,但不如以前跑七、八千公里收入多。

  除生意外,货运司机还不得不面对货车环保标准问题。2016年,因国三标准被淘汰,李永威买了一辆国四标准的货车,手续办下来花了32万元。2020年,国6标准施行,部分省市对国四开始限行,国四车也面临被淘汰。“感觉跟不上节奏了”,李永威感慨,存下的钱都用来换车了。

  不过,货车司机们很乐观,对生活充满希望。“开车这些年,最大的感慨就是在车上养大了两个孩子,想想又幸福又辛酸”,李永威说。

  李永威说,将来主要还是以跑车为主,目标就是供孩子们上大学。“有时候,孩子不好好学习,我回家的时候就会带他去干农活,第二天问:你在家做作业还是跟我下地?他说做作业。”

  刘有军以前主要拉煤,从鄂尔多斯运到北京、天津等地。“我只负责开到煤山就可以,鄂尔多斯那里露天矿比较多,卫生条件确实差一些,一刮风,整个地方黑的看不到东西,人也是灰头土脸。”

  刘有军说,“现在就是全国各地跑,老板给我用满帮配好货,我就按部就班运输,很多我没去过的地方,但是没关系,现在科技发到了,导航很方便,有个手机就哪也能去”。

  刘有军有两个孩子,老大18岁,老二11岁。“老大上高一了,成绩还不错。以前她主动提出过体验车上生活,她放假了我就带她拉煤去天津。体验完了,自己说太辛苦,一定要好好学习”。

点击进入专题: 聚焦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

责任编辑:刘光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