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料台

角头2-为上流社会开车的司机,都手握着老板的哪些秘密?

2021-10-13
本文已获得授权,来自微信公众号:iWeekly周末画报(ID:iweeklyapp)

他们的后视镜里,映照出的,是权贵和名流们奢靡放纵的另一面

看各种讲述上流角头2和贵族生活的影视剧时,有没有过很羡慕他们的司机?开着豪车、出入豪门、见惯了大世面还一脸波澜不惊,一副前途无量的样子。如果这些人忽然决定分享自己“生不如死”的见闻,你信不信?

Jayne Amelia Larson,一个哈佛毕业生,在阴差阳错成为一名洛杉矶的豪车司机后,看到了这个外表光线的行业不堪入目的一面。

这个本想进军影视圈却屡屡失利的高材生,最终把自己的这一段职业生涯写成了剧本和书。

《卫报》不仅分享了她的故事,还借此机会深挖了这个神秘的行业——他们的后视镜里,映照出的,是权贵和名流们奢靡放纵的另一面。

令哈佛毕业生大吐苦水的服务沙特角头2经历

Larson撰写的书为《Driving the Saudis》,然而给她带来写作灵感的经历称得上是一段屈辱。她曾被派去为来洛杉矶度假的沙特角头2服务了7周,没有节假日、而且要24小时待命。这个40人组成的私家司机队伍要服务角头2、角头2的子女、皇家安保团队、皇家随从和员工,包括保姆、私人助理、居家仆人等等。

▲Jayne Amelia Larson。

有一天晚上,Larson接到任务,要买27瓶特定品牌的脱毛膏。当时她已经当值12小时,却不得不在洛杉矶飞车,跑了20家商店买光了它们的存货,却在回来后被告知“太迟了”。

另一次,她被派去接角头2的闺蜜。这位50多岁的闺蜜刚刚在比弗利山做完臀部整形手术,因为麻药不省人事,而护士却把人送出来就回去了。Larson先是在整形医院门口等了好几个小时,又要临时请周围的泊车工一起帮忙,把这位贵宾塞进车里。

她后来说:“我们好几天不吃不睡、随时待命,我发现目标已经不是挣钱,而是活下来。这些皇室成员和他们的员工似乎以让我们脚不沾地为乐,而且很善于打发我们做本应他们负责的工作。”

而这还不是最惨的。

Larson因为女性的身份深受歧视,有一次她负责服务发型师,而发型师却抱怨大家把女司机分配给他是看不起他。而那时的Larson还是乐观的,她以为自己把“主人”伺候得很好,至于发型师的羞辱忍忍就罢了。没想到结算工资时,她才发现自己累死累活了7周,只拿到了1000美元的小费,而男性司机干的活比她少得多,却拿到了5000美元。“算起来,我每天工作18小时,时薪却只有11美元。”

“豪门临时工”成为最底层人物

跟Larson一样在担任司机时体会到底层艰辛的还有Gerold Wunstel。

他曾经为德国的欧盟部长们和在洛杉矶为好莱坞明星前后服务了24年,面对采访,他忿忿总结自己的职业:“你以为自己是他们随从中的一员,其实你只是个破司机,根本没资格和他们社交。”

▲为好莱坞明星服务了24年的Gerold Wunstel。

Wunstel经常接送那些有私人飞机的名流,别以为这是啥美差。他总要提前4小时待命,因为没人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从飞机上走下来,而等待的时间不会有额外补贴。

有一次,一位亿万大亨不愿意步行200米上车,而是从私人飞机上下来,又做直升机飞了200米到车门前。之后,他便在车里与一个模特翻云覆雨。

也许这些上层人士享受有人随时待命的生活,但是Larson和其他司机却明白这大错特错。Larson说:“如果我包了一辆车,那么我问司机的第一句话肯定是‘你今天工作了多久’。如果他已经连续工作了超过10小时,那么肯定是过度疲劳的状态。而且我一定会与司机聊天,让他们感觉自己不是下层人士。这个工作教会我尊重豪车司机。”

上流角头2被曝光的“后座秘闻”关键字之一:性

正是因为这个行业可以见到权贵们最不为人知的一角,所以豪车司机的求职通常是内推,而不是公开应聘,其中最重要的品质便是小心谨慎。

英国和美国的不少豪车司机们都遇到过客户在后座上******、******,可想而知,当这一些被公之于众时,会产生怎样的地震。但偏偏这些客户老爷们并不把司机们当回事儿,于是有些被激怒的司机在离职后选择将这些不见光的秘辛暴晒一番。

前英国国防物资主管Christopher Moran是个大富翁,也是英国保守党的赞助人之一,他的前任私人司机Tony Heaney就在去年告诉《星期日泰晤士报》,Moran在Chelsea Cloisters拥有一片公寓区,那里至少有一百名性工作者。

▲2017年与哈里王子见面的Christopher Moran。

Heaney为Moran开了25年的劳斯莱斯,他告诉媒体自己曾经翻查过这些公寓的垃圾桶,通过里面安全套的数量可以推算出那里到底有多少女孩。他选择曝光这些,是因为Moran在他离职的生活没有表达感谢。不过Moran否认了一切,坚称自己对于性交易是零容忍的,自己的地产区域也不会允许这种生意。

之前闹出了#MeToo的好莱坞制作人韦恩斯坦当然料更多了,他的前司机爆料,他不仅在车后座“酣战”,而且对方还哀求韦恩斯坦“不要伤害她”。前法国总统希拉克(Jacques Chirac)的前司机则出书爆料这位老板是个四处留情的老花花公子。

为名流开车,工资没你想的那么高

那么,这样的工作是不是“封口费”很高呢?比起他们的工作量和工作职责,他们对自己的报酬未必满意。

《卫报》的专栏作家了解到,伦敦为高管、上流家庭服务的私人司机平均年薪为3.5万英镑至6万英镑。3.5万英镑年薪的终身合约要求司机管理客户的所有豪车;4万英镑一年的终身合约要求司机在伦敦和法国南部两头跑,而且还要负责安保、管理其他合同工、以及一些清理工作。

▲Robert Bassett Cross和Charles Bowmont。

前军官Robert Bassett Cross和Charles Bowmont创办的公司Capstar是该行业的翘楚。他们专门招募退役军人、尤其是上过战场的军人,训练成保镖兼司机。很快,这个成立于2012年的年轻公司不仅深受客户信赖,还成功将业务扩展到了私人俱乐部、藏品和珠宝买卖。

然而一个不小心,司机们就会失业。盛传在2017年10月,全球广告和营销大师、WPP首席执行官Martin Sorrell爵士炒掉了为自己工作了15年的私人司机。

这位司机爆料,有一天,他在凌晨两点到伦敦著名上层社交地Mayfair的饭店将Sorrell的夫人接回家,早上7点就接到了Sorrell的传唤。司机解释,他才睡了两三个钟头,现在开车是疲劳驾驶,实在不安全。结果第二天他就被炒了。

当然,在这个行业里,类似的故事还有太多。

(编辑:May)

延伸阅读

消费主义,更多是一种负担

☟ 


热门排行


友情链接: